字号:

吐槽编年史:十年艾星一场梦 艾泽拉斯名剑风流

时间:2018-01-12 13:52 作者:kolly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吐槽编年史:十年艾星一场梦 艾泽拉斯名剑风流,一起来看下吧!
巫妖王之怒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末日决战]

逃回了诺森德的克尔苏加德失去了他的天启之首亚历山德罗斯和灰烬使者。取而代之的新天启首领,是我们的老朋友瑞文戴尔。而取代灰烬使者的新一代镇剑,就是这把巨大、古朴、毫不巧饰的末日决战。

看过神雕系列的你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会想到那段刻在玄铁剑上的剑铭——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用在这里实在太贴切了。虽然国服几乎错过了新纳克萨玛斯的整个版本,后期黑骑士大闹银色北伐军大营,也让玩家对这把武器印象深刻(你打破了我的大门,老鼠……)。末日决战的名字霸气,造型更霸气;他没有其他纳克萨玛斯天灾风格的邪气,但你毫不怀疑这玩意是出自亡者之手。纳克萨玛斯的武器造型是天灾风格的巅峰。随着纳克萨玛斯的陨落,亡灵天灾的风格也陨落了。

奥杜尔,众神的科技

风暴峭壁壮观的自然景观令人叹为观止。我曾无数个夜晚徘徊于风暴峭壁巨大的群山之间,仰望浩瀚的星空,泰坦造物的遗迹在群山之中耸立,这里是艾泽拉斯的奥林匹斯山。

在安其拉与上古之神的战役告一段落时候,我们再次面对传说中古老的邪神:奥杜尔不是一座供天神娱乐的行宫,而是一座镇压的邪神的监狱。千面之神,千喉之魔,尤格萨隆仅仅通过接触就污染了世界树沃达希尔,其恐怖的力量让泰坦也头疼不已。事实上奥杜尔的看守已经全面被控制,上古之神在关押它的监狱里做了典狱长。

前文说到,远古时代,巨魔与虫族之间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的战争,这场战争最终导致古拉巴什帝国衰落和和亚基虫族的分裂,一支虫族南下卡里姆多古陆,蛰伏在希利苏斯无尽的黄沙之下,最终臣服于“猎脑魔”克苏恩;而另一支则北上诺森德,建立了艾卓•尼鲁布。

幸运的是,诺森德的古神被泰坦制的最死,艾卓虫族保持了自身的独立与自由。即使如此,酷爱掘洞的艾卓虫依然不可避免的也挖到了古神领域,虽然还没被完全控制,遭遇天灾军和古神的两面夹击,几乎灭族。

早年我就猜想,上古之神“血肉诅咒”的最终形态——或者说接近最终的形态就是节肢动物,其拉虫族臣服于克苏恩,艾卓虫族臣服尤格萨隆也是迟早与必然的事(数年之后,潘达莉亚被发现,亚煞极的信徒居然也是一种虫),最可惜的是,庞大的艾卓尼鲁布剧情被暴雪终止了,这个令人遐想无限的庞大世界也永远失去了支撑。那些埋藏在诺森德地下阴森庞大的深渊里的秘密,只能付诸于茶余酒后的意淫之中了。

奥杜尔的壮丽无需赘述,这个副本开启了很多有趣的模式:烈火金刚,黑暗中的独影,虽然当年被认为是曲高和寡,但始终是为人津津乐道。平心而论,奥杜尔的武器风格在我看来极其糟糕,风格不统一,造型诡异,即没有展现出泰坦科技的精密,也失去了远古武器的端庄。幸好双手剑模型再一次例外了,两种模式的奥杜尔出产四把造型相同、涂色不同的双手剑:艾塞尔、魔渊、风暴符文和沃德雷萨•黑暗湮灭;剑体优美大气,剑刃流畅自然,剑身的宝石采用了星图的样式,表面的装饰给人科技的惊艳感,夸张的光影效果在剑刃流淌,华丽无匹。

若干年后,在破碎的阿古斯,当看见光铸德莱尼首席剑圣特拉蒙的专属兵器时,不由感叹,德莱尼科技果然尽得泰坦真传。

部落的猪与联盟的狗

当提里奥•弗丁离开了东瘟疫的隐居之地后,重建了白银之手骑士团,并与银色黎明的骑士们一起,挫败了巫妖王的阴谋,帮助达里安•莫格莱尼与麾下的黑锋骑士团彻底脱离了天灾军团的控制。

之后,弗丁将白银之手与银色黎明整合为银色北伐军,和黑锋骑士团一同进军诺森德,经历了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战争,银色北伐军在冰冠冰川极北之地登陆,建立了一座据点。

这座据点成为了银色北伐军训练杰出战士的演武场。训练,对抗,选拔,——联盟和部落响应了大领主的号召,摈弃前嫌,彼此切磋,只为那共同的敌人,那所有生者的天敌。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弗丁以一人之力托举这对永远的世仇,此刻,冰炭同炉。

有人说,术士的历史名人乏善可陈。这里有一位“著名的”召唤大师、强大的威尔弗雷德•费兹本先生,正是这句话的最好注脚。这是一个典型的逗逼+搅屎棍,无论身高、相貌、行动和台词,都特么的要人亲命啊。

——在银色十字军的最终试炼上,这位已故召唤大师留下了三件超级遗产。

第一件,是那句经典、销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吆!”

第二件,是一张传说级炉石卡牌《加拉克苏斯大王》,连邪能加持的古尔丹都贴身带着。

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他成功的挑逗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与瓦里安•乌瑞恩,一句“狡诈的联盟狗”再次点燃了联盟与部落之战的无尽硝烟。

自此,部落猪和联盟狗取代铁血旗与狮子心,正式成为两大阵营的番号,流芳百世。

十字军试炼中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武器依然是一对双手剑:与以往的战役不同,这次,奖品由联盟和部落分别赠送。部落的[苦楚]采用了典型的部落红,剑刃是粗犷、霸气的部落军队风格,部落的徽记与铭文镌满剑身。联盟的[清算]则更加典雅,剑柄装饰以联盟的狮首。

传奇的终结

巫妖王之怒的剧情无疑是WOW史上最壮丽的一章。与燃烧的远征不同,我们来到诺森德豪不突兀,这是在必然的,是注定的。

你要面对的是北境的统领,天灾的皇帝,霜之哀伤的主人,拥有一大堆吓死人头衔的巫妖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连远古的巨龙都匍匐在他的脚下。他是那么强大,几乎没有弱点。

然今,战则送死,不战则等死。等死,死国可乎?

整个剧情的铺陈发展,是你如何准备、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巫妖王面前的过程;联军从嚎风和北风登录,建立据点,逐步肃清天灾毒瘤,从天谴之门悲剧,到进攻冰冠冰川。

仅仅是打开冰冠冰川的地图,你也足以感受到它的压迫众生。这里位于艾泽拉斯极北,平均海拔极高,气候异常寒冷,四面环山,壁立千仞,是艾泽拉斯的世界尽头与死亡绝境。即使曾有龙族、蛛魔和维库人在这个绝境中挣扎求生,但如今也只剩被剥离了生命的冰冷躯壳了。

冰冠冰川的门户铁墙大坝横亘在连接晶歌森林衰弱之河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好比地狱之门;除了联军折戟沉沙的天谴之门安加萨,还有恐惧之门科雷萨、死亡之门莫德雷萨、荒凉之门奥尔杜萨,犹如天堑,霸道的耸立在群山之间,拱卫冰冠堡垒。更离谱的是,天灾建筑完全由纯粹尤格萨隆黑血打造,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天谴之门安加萨……我曾无数次看见那道金属巨门的表面如同有生命一般跳动、起伏!五十多年来,我从未见过金属会这样‘呼吸’。”

陆军强攻冰冠冰川的行为无异于自杀,而且一定是最悲惨的死法。冰冠冰川早已尸山血海,根本不在乎联军再建一座人头桥。

孙子兵法有云:善攻者攻于九天之上。联盟和部落投入了集倾国之力打造的终极武器:空天舰队。由艾泽拉斯最强大脑地精与侏儒分别设计建造的巨无霸飞行器“破天者”和“奥格隆之锤”,一举扭转了巫妖王所占据的地利,给联军在冰冠冰川提供了坚不可摧的据点,对天灾军团海量地面部队的,更是取得了压倒性的战略优势。

空天舰队集堡垒、后勤、侦查、战略性区域压制、战术性定点轰炸于一身,对付天灾军屈指可数的空中部队冰龙和石像鬼,简直是狮子搏兔,虎入羊群。马克思说的好,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啊!

“战略上空天舰队的领空压制,战术上希尔瓦娜斯吉安娜孤军突进,弗丁的北伐军选拔则是打磨正面决战的艾泽拉斯最强之剑。即使经历了如此之多,艾泽拉斯联军在巫妖王的面前也是不堪一击,巫妖王更像是一个等着老鼠来戏弄的猫,玩弄够了,一爪拍死。最终剧情反转,弗丁灰烬觉醒,千钧一发,力挽狂澜。

——《艾泽拉斯血泪史》”

冰冠堡垒的战斗更是精彩绝伦,BOSS上:白骨聚合物,巫妖,憎恶,疯狂炼金师,吸血鬼,骸龙(阿尔萨斯算个死亡骑士,咱们来打一把英雄无敌?)几乎囊括了所有奇幻世界里不死类的存在形式;阿尔萨斯一役更是史诗感爆棚:Valkyrie, Your master calls! 那漫天的瓦格里,放佛我的心中漫天飞舞的蝴蝶……

寒冰皇冠建筑的设计采用了强烈的哥特主义风格,那种压迫性的宏大感强化了与阴森与黑暗、死亡与恐惧的主题;只是当年大家都在天上飞,忽视了这天堑的壮丽。美中不足的,是武器造型的设计,前面说的纳克萨玛斯后天灾风格陨落正是针对于此。造型风格不统一,多种元素交替混杂,毫无主题;那把反复刷了四次颜色、不知道从哪杜撰来的白银之手圣剑,我真不好意思提。但偌大的冰冠堡垒,却没有一把拿的上台的镇剑?

有一把武器,是暴雪放在神坛上的,惹得玩家垂涎三尺,却始终没有开放,即使多次用其元素打造周边产品来敷衍。这把武器就是霜之哀伤。暴雪一定对他笔下的这段传奇爱不释手,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把经典佩剑,也被暴雪永久雪藏了。

阿尔萨斯,或许是暴雪塑造的最成功的形象;从冰封王座始,到巫妖王的陨落终,十年磨一剑,这段传奇画上了完美的句号。甚至很多人认为,自此后魔兽世界再无剧情。就好比金圣叹腰斩水浒,梁山英雄排座次就完得了。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专区_《魔兽世界》】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