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吐槽编年史:十年艾星一场梦 艾泽拉斯名剑风流

时间:2018-01-12 13:52 作者:kolly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吐槽编年史:十年艾星一场梦 艾泽拉斯名剑风流,一起来看下吧!

“逐渐的,人和武器似乎化为了一体。灰烬使者这个名字成为了传说,这个传说不光指这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利刃,也是指挥舞这把利刃的无情骑士。

——灰烬使者传记”

与阿什坎迪的齐东野语不同,灰烬使者的传说是真正的传承有序。当你从死亡领主莫格莱尼手中拿走这把被污染的圣剑后,你在血色修道院会开展一段剧情——这在整个WOW中是绝无仅有的,直到那个“每个人都碰巧找到了一把神器”的版本之后。

堕落的灰烬使者随着纳克萨玛斯的第一次陨落绝版,在无数人的收藏库中留下了巨大的遗憾。即使在当年,这把剑的存量也是极其稀少的:40人的团本,2-3件的超低掉落,能过四骑士的工会凤毛麟角,甚至在燃烧的远征之后,组织一次成功纳克萨玛斯之旅也极不容易。

然而克尔苏加德并没有彻底被消灭。这个老巫妖的护符匣被其手下忠实的死亡信徒弄走,带回了位于诺森德的老巢。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最终得以安息,这之后,达里安•莫格莱尼领军黑风寨,老弗丁圣光礼拜堂大战死亡军,引出了一段巫妖王妙计安天下,赔了将军又折兵——最终灰烬使者再现江湖,银色盟约挥师北上,艾泽拉斯联军决战天谴之门。

燃烧的远征

[绝望],卡拉赞幽灵们的永世诅咒

当我们好整以暇,远望黑暗之门,准备到广阔天地去大有作为的时候,位于阴沉的逆风小径深处,传说中的守护者之塔,卡拉赞尘封的大门被开启了。

你一定在某座乡下酒馆昏黄的烛光听过那些满嘴臭气的酒客述说的各种离奇的故事:比如艾泽拉斯有一座宝库,那里面堆积着难以置信的宝藏,埋藏着世界的原初、终极的魔法和万物的秘密。

如今,传说变成了现实,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死亡和诅咒在贪婪面前苍白无力。恶魔,虚灵,暗影生物,还有你——蜂拥而至,都企图一窥守护者的无尽秘藏。

与逆风小径外凄风冷雨的末世景象不同,卡拉赞内部一片歌舞升平,金迷纸醉。盛大的舞会永不落幕,客人们觥筹交错,欢歌笑语。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而此地,星永烁,乐无双。

然而比死亡更深沉的寒冷笼罩着卡拉赞。这种寒冷叫绝望,深埋在幽灵们麻木呆滞的灵魂深处。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就如同被绑在齿轮上的木偶,永生被定格在了一瞬;仿佛电影《幽灵船》中的桥段:满船的宾客瞬间横死,但鬼魂们的舞会却永远的进行着。

生者的瞬间短暂的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死者的瞬间又是漫长的无法终止也永远不会完成。

中肯的说,卡拉赞虽然被称为经典,但剧情苍白;只是那华丽的场景、经典的配乐,那种把生之欢死之苦扭曲的交织在一起、犹如午夜惨白的月光下、荒芜墓场腐朽白骨之上怒放的玫瑰,恁般怪异,简直就是当年经典的月下夜想曲的WOW版复刻;其时,逆之恶魔城的呼声甚嚣尘上——光阴似箭,谁曾想十年后真上演了一出逆之卡拉赞,顺带还加演了一出爱丽丝漫游奇境。如果不是大秘境刷怂了的话,这出逆卡拉赞的剧情,相当圆梦。

[凤凰双刃]精灵风格的浮华与精致

“叫公主的都是猪,叫王子的都没有好下场。”

——艾泽拉斯古谚

我们来到外域,打了一场既不壮丽、也不史诗的战役。我们杀死了曾经被我们仰慕的英雄,让他们的传奇和尸体一起被埋葬。

我或许认为,暴雪把伊利丹三人组祭出去的太仓促了一点。从WAR3走过来的玩家无法忘记凯哥瓦女一粒蛋所向披靡的经典背影,转过头来我们却要把他们彻底干掉。特别是凯尔萨斯,这位精灵们的偶像和希望、逐日者家族的最后血脉、优雅与华丽的凤凰王子、银月城实际上的至高王,在外域的表现简直像得了失心疯,偏执,傲慢,愚蠢,疯狂;更是为自己赢得了“凯子”和“屁话王”的荣誉称号。这完全没的解释,除非是编剧脑子叫门板夹了;驴踢了也成。

凤凰双刃作为凯尔萨斯的专属掉落,设计师应该说是动了脑筋的。一直以来,精灵造物都被贴上了精致、强力、魔法能量满溢等标签,但这却是精灵风格在WOW的第一次正式出场:剑柄剑格采用了红金色调,剑格饰以凤凰双翼,剑刃别出心裁,抛弃了剑脊,双刃交织,互为支撑,营造出轻灵优雅的美感。这种“精灵风格”的标签将在太阳井时代被全面放大,极尽繁复夸张之能事。

冷兵器时代,我们以纯能量铸剑

萨格拉斯之手、燃烧军团的统帅、恶魔军队的总抗把子、一百万个世界的征服者、坏的要命的大恶魔、所向披靡的指挥官,“欺诈者”基尔加丹前来报到!

回头看看,暴雪估计会抽自己一嘴巴子,这特么燃烧的远征实在是浪费了太多的珍贵人设,导致以后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搞什么穿越、复活之类的三流剧本来说故事。剧情上面也混蛋,反正欺诈者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钻进了豪华的太阳马桶里面,然后又毫无悬念的被冲进了下水道。然而这是我们正面杠燃烧军团的第一战,至少见识到了、或者说以为见识到了燃烧军团的恐怖。

至于未来我们把燃烧军团打的哭爹喊娘和欺负狗头人似的……

此一役却带领我们真正走进了高等精灵社会——虽然与后世的苏拉玛相比,太阳井显得土豪气十足。那么到底什么是精灵风格?纵观太阳之井的武器,设计师采用了比凤凰双刃更加浮夸的理念,武器不仅承载了战争的使命,更成为了炫耀技艺的艺术品:各色宝石镶嵌、镂空铭刻、浮饰雕绘;从现实度角度看,这么花哨的玩意根本没法拿出去干架,剑未挥出先割伤了自己。

好在这是魔法世界。艾泽拉斯人用多种金属制造威力强大的武器,铁,白银,黄金,米索利,瑟瑞姆,甚至源质;而在奎尔萨拉斯,这些都不值一提。精灵们拥有一个永恒的魔力之源,魔法能量在这里汹涌澎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问题迎刃而解,你可以用这个来解释一切诸如重量、比例、平衡性之类的客观问题,比如奥伯莱恩,甚至完全抛弃了剑尖,纯粹的魔法能量灌注于整支剑身,剑尖更是成为这种狂野能量渲泄的出口;你握住的仿佛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支即将爆炸的魔法炮筒。虽然在之前也出现过诸如提布火剑、银色复仇者等纯能量的剑刃,但这把镇版本之剑的出现,真正标志着自此,艾泽拉斯的锻铸工艺全面进入高魔时代。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专区_《魔兽世界》】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